文豪写书,好书推荐

作者:科研成果

摘要: 这是一篇关于文学和文学评论书籍的私人书单(书单撰文者据闻是一名中文教师),书单以轻松、简练的文笔写到了在2014年里作者所读的文学书籍和一些感受。虽然说是私人书单,但是由于撰文者本身知识的专业性,所选书单 ...

2017私人读书十佳

图片 1

  1. 《米格尔街》
    今年诺奖颁给了黑石一雄,加上零一年就得奖的奈保尔,英国移民文学三雄中如今已有两人得奖。三人之中奈保尔的水平公认是最高的(即使放在在世的英语作家中他也是数一数二的),拉什迪次之,黑石一雄除了处女作之外,后来已基本不写移民题材了,现在正越来越向村上春树式的流行写作靠拢。
    《米格尔街》是奈保尔的处女作,在文学圈中是教科书般的存在,而且非常难能可贵的是,这是一部你我都可以读懂的大师级作品。米格尔街是奈保尔童年生活的特立尼达岛上贫民窟里一条真实存在的大街,所以这是一部半自传式的小说。全书由17篇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的短篇构成,每篇描写一个生活在米格尔街上的人物——里面有诗人气质的木匠,有总是对妻儿拳脚相向的酒鬼,有总是被考试拒之梦想门外的垃圾车司机,还有要写出世界上最伟大的诗篇的乞丐诗人……书里奈保尔以敏感的内心、冷峻的笔调、悲悯的情怀捕捉了米格尔街上一幅幅绝望的生活场景——里面几乎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破碎的,每个人都在痛失所爱,每个人都在出轨
    读这本书,自然地会让人想起舍伍德·安德森的《小城畸人》,两者都是由人物速写组成的短篇小说集,通过一个线索人物串联起来。所有的故事都发生在一个封闭的小镇,里面的人都是各式各样的神经质,表层的生活之下掩藏的都是无法挣脱的无聊、乏味和绝望,主人公最后都选择了离开自己的故乡(《米格尔街》最后一篇《告别米格尔街》写“我”出走故乡去英国求学;《小城畸人》最后一篇《离去》写青年乔治·威拉德乘坐火车离开了温斯堡)。
    《米格尔街》如今已俨然成了同类型小说的标杆,成了大家争相学习的对象——苏童写了《香椿树街故事》,迟子建有《群山之巅》,新生代作家郑在欢的《驻马店伤心故事集》显然也是模仿之作。
    《米格尔街》是奈保尔22岁在英国读书时开始写作的。我曾对书中所表现出来的他那种对生活的荒诞与痛楚超乎年龄的洞察感到震惊,直到后来我发现很多伟大的处女作都是写于这个年龄段的——乔伊斯二十多岁时开始创作《都柏林人》,麦卡勒斯二十三岁出版了《心是孤独的猎手》,《虫师》也是漆原友纪大学时的作品。看来一个天才,在他人生的这个时期应该已经足够把他之前所感受的苦难熔炼成一部成熟的作品了。

    图片 2

    米格尔街

  2. 《小说课》
    上半年看过的最好的书,收录了毕飞宇对十篇经典短篇的细致解读(原文在他的新浪博客里都能找到)。读完不得不感慨,同样是读小说,人与人的差距也可以如此之大。。。其实不少作家都出过文学经典的文本细读,最为知名的如纳博科夫的《文学讲稿》,国内也有王安忆的《小说家的十三堂课》、格非的《博尔赫斯的面孔》等。小说家自己从创作者的角度出发解读小说,能带给我们普通读者难以窥得的视角。不过国内这些作家自己写的小说,和他们笔下论述的经典之间差距也不是一点两点。好的小说真是件极致精妙之物,非大师不可参其一二。读小说与写书评之间至少隔了10本《小说课》,而从写书评到写小说大概差了100本《小时代》吧……可以洗洗睡了。

这是一篇关于文学和文学评论书籍的私人书单(书单撰文者据闻是一名中文教师),书单以轻松、简练的文笔写到了在2014年里作者所读的文学书籍和一些感受。虽然说是私人书单,但是由于撰文者本身知识的专业性,所选书单虽是文学,但思想不易窥见(撰文者本人也说到某些是硬骨头)。另外,日本文学是其所推崇的,言其气质纯正、独特。书友们,您怎么看?

![](https://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1382792-85c98c132a5f85f7.jpg)

小说课

2014年对我而言并不是轻松的一年,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做着一件并非很力所能及的事,带孩子。好在家人的帮助下仍有一些间隙可以摸摸书本,零散地记录一些读书心得,于是就有了如下这份书单。因为是私人性质的总结,所以没有一味选择今年出版的新书,也未标明出版社,只是一份记录,如果看到它的人在阅读这件事上是与我心有戚戚的,那就是非常完美且圆满的事啦。我稍后会在公众平台里逐步推送这份书单中提到的书的相关评论,算是对2014年做一次真正的完整的总结吧!

  1. 《树上的男爵》
    男爵柯希莫12岁时因和姐姐在一次晚餐时发生争执而愤然离家上树,从此一生在树上学习、成长、恋爱与人交流,与伏尔泰通信,教强盗读书,直至65岁去世,未曾下到地面……天哪!!!即使只看剧情梗概,这个故事就已经浪漫到让人心醉。小说版的《海上钢琴师》。

    图片 3

    树上的男爵

  2. 《欢愉》
    基于美国著名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的真实人生故事写就。学术圈的八卦情史总是令人兴趣盎然而又弥足珍贵。小说优美、舒缓,赤道的湿热、异域的迷幻缠绕着文本,一个伟大的理论在点点灯火下,在三人交织的目光中孕育而出……

苏珊·桑塔格:《同时》

我看桑塔格的文章真是看都看不完,很难想象她怎么能写那么多!看了她30岁之前的阅读书目后,我更确信至少在做学问这行当里,若不勤奋天才他就是个屁!我喜欢看桑塔格对文学作品和作家的评论,她的思路很活跃,有专属于自己的逻辑,这显然是建立在大量文本阅读的基础之上的,否则她不敢这么说话,没人敢这么说。此外,桑塔格看作品作家都有着极为准确犀利的眼光,顺着她的思路再去读原作,并试着同时理解文本和她的评论,那种感觉十分奇妙。做书评人做到极致就应该是桑塔格这样的,这不是狂话,这是我的目标。当然,我知道没有那么勤奋,更没有那么天才,但目标高一点,至少是个鞭策!

![](https://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1382792-2fe066e9e206bc1b.jpg)

欢愉

乔治·斯坦纳:《语言与沉默》

说来惭愧,直到今年我才知道斯坦纳这么一位评论家的存在,过去这几年我是浪费了多少时间!不说他的名气,我爱他首先在于他的真诚。他是多么真诚地评论着他所热爱的文学作品啊!他的文字比学院派的有感情,也有气势,他首先把自己当成了读者,而非教授。可能现在很多作家都讨厌评论家的原因即在于后者总是觉得自己站得很好,看得很多,殊不知作品的两头只能连着作者与读者,没评论家什么事儿。至今忘不了书里对卡夫卡的评论,感觉自己和斯坦纳及卡夫卡在那一刻是连在一起的,那种美妙的感觉,只有真正优秀的评论家才能缔造出来。

  1. 《恋情的终结》
    凭借“21次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强势宣传,格林的《恋情的终结》新版销量口碑双丰收。爱情难写,三角恋更难,带着挑剔的眼光开始读,读完一点脾气没有,日后值得重读。如今是个“酒香也怕巷子深”的年代,想起2015年末,沉寂50年的《斯通纳》引进时的盛况,记得那时的宣传腰封是“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所幸追求过完整的自我”,足够撩人。希望今年引进的书也能配得起宣传,像什么“献给所有的读书人”的《岛上书店》这类的水货还是少一点为好。

    图片 4

    恋情的终结

  2. 《菲雅尔塔的春天》
    任何一位俄国作家都具有的那种信手拈来、汪洋恣肆的写景能力,在纳式的笔下依然是汨汨流淌;普鲁斯特式的吉光片羽、往日闪回在这里也悄然复苏。都说“纳博科夫是少数几个靠天赋写作的作家之一”,没错,读纳博科夫能让人绝望——你所见的世界不过纳式眼中的十分之一,而你所能言说的大概不及他的百分之一。

    图片 5

    菲雅尔塔的春天

  3. 《好笑的爱》
    还有什么好说呢?昆德拉总是如此犀利。

约瑟夫·布罗茨基《文明的孩子》,《小于一》

布罗茨基的《小于一》终于有了中译本,并在内地出版,这绝对是出版界的大事,所以当当一到货我就去买了。但可能是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吧,我仍然更喜欢那个旧译的不完整版《文明的孩子》,而有意思的是,即便是这个不完整版,我也不是完整看的。布罗茨基的文章基本都是通过网络进入我的视野,他评米沃什,评曼德施塔姆,评那些和他一样重量级的文学殿堂里的大神,几乎篇篇都出自刘文飞老师的翻译。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模仿过布罗茨基的笔法,他的文学评论不光有敏锐开阔的思路,不挖到本质不罢休的魄力,更有一种深情,而这股深情是我评判一个文学评论家是否优秀的终极标准。所以这次看完《小于一》(主要是看一些之前为得以一见的文章)后,我又回过头去看《文明的孩子》,重新领略我熟悉的语调,那种写作说话的方式,很舒服。刘文飞老师是非常难得精通英俄双语的翻译家,且翻译过《布罗茨基传》,这对翻译布罗茨基这样一位美籍俄裔的作家来说确实是个优势,所以黄灿然的一本稍逊一筹也是可以理解的。(好书推荐尽在:www.xiaoshuozhu.com)

![](https://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1382792-c68ea8b7f5b674f0.jpg)

好笑的爱

V·S·奈保尔:《米格尔街》,《魔种》

奈保尔今年八月来上海书展,群情激昂,可以想见,但我因家中琐事,只能闭门读书,遥望这位活着的大师,心中虽有遗憾,但也并未见得就不是一种庆幸。比起垂垂老矣的奈保尔本人,他的作品可是精彩多了。《米格尔街》和《魔种》正好是奈保尔的第一和最后一部作品,虽然不是他最著名的,但对照着看,却非常有意思。文学中的殖民地叙事是奈保尔写作的标志,但我不喜欢给作家划框框,而《米格尔街》正好不属于那种“很标志”的作品,它短小,淳朴,意外地表现出作者可贵的普世情怀。处女作不见得有那么宏大的叙事,但一定是作者充满激情和深情的写作,它可能有些缺陷,但其中的情感力量却让人动容。相对而言,《魔种》作为作者最后的小说,读起来就颇有荒凉之感了,我想,作者并没有为他深爱的那片被殖民的故土找到出路,至少在文学中,没有,所以《魔种》以一个颇为反讽的典故作为总结,奈保尔确实该收官了。

  1. 《东方故事集》
    一位法国人虚构的东方故事,却完美演绎了想象中的异域神韵。《王佛保命之道》中展现出的叙事的圆融、成熟与完整,我从未在本国寓言传奇中见过。作者也叫玛格丽特,但这个玛格丽特·尤瑟纳尔在我看来比玛格丽特·杜拉斯高出太多了。目前看来,她依旧是一位比较小众的作家,她的其他作品我不敢读,应该读不懂。

若泽·萨拉马戈:《双生》

看这部小说,我首先想到的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因为萨拉马戈絮絮叨叨,左右为难,前后矛盾,时而沉思时而又癫狂的叙述语言像极了陀氏。而陀氏,正是现代主义小说的滥觞。人是如何失去和夺回自我的,典型20世纪的文学主题,而萨拉马戈的优势时,他不走叙事的极端,不以玩转技术为目标,他喜欢讲故事,所以他的小说永远不会难看。这一点,姜文似乎应该好好学学哈~

![](https://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1382792-5330c3f3719bf9ec.jpg)

东方故事集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暗店街》、《青春咖啡馆》、《地平线》

大部分是重读,因为莫迪亚诺获奖后有媒体请我写一些文章,而我需要通过不断阅读获得一些特别的感觉。莫迪亚诺对我来说并不是容易啃的骨头,他很难被评价,我觉得即便用诺奖颁奖词对于来概括他都有些狭隘了。虽然莫迪亚诺的作品背景几乎都是德占后的巴黎,但这只是背景,而不是全部。虽然从历史学社会学心理学或作者生平入手或许可以解释小说里的很多内容,但这样做其实很煞风景,因为作者明显更擅长将一些永恒的文学命题融入小说,比如人的迷失,记忆的抒情性,孤独和惶恐,等等,这些很诗意的东西才是作品的前景,是文学的灵魂。

  1. 《青苔不会消失》
    2017读过的少数非虚构的书籍。原本只是冲着其中写海子的部分去的,然而读完让人掩卷细思:走出小确幸、小确丧的情绪,真实的中国到底是怎么样的?袁凌以十二个惊心动魄的灵魂故事揭示了中国底层边缘人物的生存场景——很多人即使只是活着,就已经耗尽了他们的全部力气。

    图片 6

    青苔不会消失

  2. 《岛上故事》
    去年在“真实故事计划”上看到其中的一篇,就收藏了下来。今年出了电子版,便买下来看。我和作者,同是浙江的岛民,也是校友,他将我童年生活的,经久未归的,甚至在我的记忆里也正在逐渐斑驳的小镇的模样描绘了出来:不时闪现的方言,水产城的腥味……也是人物速写,一篇一个人物,连篇数都和《米格尔街》一样是17篇。不敢说作者写的有多好,但他五天上班,两天写作的态度就足够让人佩服。

米兰·昆德拉:《庆祝无意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生活在别处》等

最近有好几个朋友跟我讨论米兰·昆德拉, 一个讨厌他的霸道,另一个害怕他的虚无。我觉得他们俩的感觉都极为准确,几乎点破了昆德拉的创作命门,这本新作的名字就是个很好的例证。作为嘲笑刻奇的祖宗,他反对日常反对情理反对秩序,总之他反对一切他看不顺眼的东西,所以他笔下的人物都处在他的高压之下,从这个角度来看,确实让人不太舒服。而且,昆德拉只是反对,却没有重建,他的小说里处处是“别处”,却从不描写“此处”,他好像从不确信什么,更别说是信仰。所以,他不止让他的读者堕入虚无,他自己也在其中挣扎,作为小说家,我相信昆德拉是痛苦的,而且一直痛苦到现在,85岁。

![](https://upload-images.jianshu.io/upload_images/1382792-e37e700ec2cc5eef.jpg)

岛上故事

安部公房:《砂女》、《他人的脸》、《闯入者》

第一次知道安部公房是在大学,当时的他被称为“日本的存在主义先驱”。但其实用西方的文学流派或理论术语去套日本作家的作品是很容易出差错的,比如日本的自然主义文学就与法国的完全不一样。西方的存在主义文学强调存在与现实之间隔阂与疏离,而安部的存在主义则是在现实之外塑造另一个现实,一个与现实的逻辑极为相似却又完全不同的平行现实。比如《砂女》里的砂村,《他人的脸》里那个被换了脸孔的男主人公。安部本人也非常重视小说的“现实感”,对此,他几乎是秉着科学家般的严谨态度。总之,他既不完全是存在主义,也不是单纯的科幻或超现实主义,他就是安部公房!厉害吧?关于他的评论文章我准备了快半年,阅读了无数资料,至今没写完,这块硬骨头,我简直拿他没办法,哎!

图片 7

角田光代:《单恋》

每年都要抽出一段专门时间来看日本作家的作品,为什么不和其他的混着看?因为日本文学有其独特的气质,且非常纯正,你必须单独为它准备好心境。《单恋》这名字很俗,乍以为是都市爱情苦逼戏,其实远非如此。在我印象中,角田作为女作家却好像没写过什么爱情,不止她,日本当代女作家笔下的两性关系都出奇地冷漠,所以《单恋》反而成了难得的文本,纯粹的写爱情,写爱情的痛苦的文本。我佩服角田的勇气,她完全把女主角的后路给断了,完全不给她幸福的可能,就让她一味受虐,一味痛苦,就像熬中药似的。角田重口到这个程度,如此彻底决绝,我肃然起敬,不愧为日本作家!

@孤风寂雨

和泉式部:《和泉式部日记》

其实我是想推荐这套书,译林出的林文月译日本古典文学系列,大概快出全了。林文月的译文有些典雅柔美的女性气质,与她选择的作品风格十分契合,这本日记作为作者和泉式部情感历程记录,荡漾在行文间的那种优雅从容又不乏炽热挑逗的气氛被译者把握得非常到位。不可否认,林女士在翻译的过程中充分显示了她的性别优势,如若换作丰子恺先生翻译,就不好想象了。

本文由小鱼儿30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小鱼儿30码 小鱼儿30码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