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密计黄盖受刑,三国演义

作者:机构设置

  却说鲁肃领了周公瑾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孔明曰:“正是亮亦未与刺史贺喜。”肃曰:“何喜?”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正是那事可贺喜耳。”谈得鲁肃失色问曰:“先生何由知之?”孔明曰:“那条计只可以弄蒋干。曹孟德、虽被时期瞒过,必然便省悟,只是不肯认错耳。今蔡、张多个人既死,江东无患矣,怎么着不贺喜!吾闻曹孟德换毛玠、于禁为陆军士大夫,则那四个手里,好歹送了陆军性命。”鲁肃听了,开口不得,把些言语支吾了半天,别孔明而回。孔明嘱曰:“望子敬在公瑾前面勿言亮先知那件事。恐公瑾心怀妒忌,又要寻事害亮。”

  第肆拾四回 用奇谋孔明借箭 献密计黄盖受刑

  鲁肃应诺而去,回见周郎,把上项事只得实说了。瑜大惊曰:“这个人决不可留!吾决意斩之!”肃劝曰:“若杀孔明,却被武皇帝笑也。”瑜曰:“吾自有公平斩之,教他死而无怨。”肃曰:“何以公道斩之?”瑜曰:“子敬休问,来日便见。”次日,聚众将于帐下,教请孔明议事。孔明欣不过至。坐定,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应战,水路交兵,当以何军火为先?”孔明曰:“大江之上,以牛角弓为先。”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捌万枝箭,感到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孔明曰:“里胥见委,自当坚守。敢问80000枝箭,曾几何时要用?”瑜曰:“二十日以内,可完办否?”孔明曰:“操军即日将至,若候二十十四日,必误大事。”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孔明曰:“只消二七日,便可拜纳70000枝箭。”瑜曰:“军中无戏言。”孔明曰:“怎敢戏郎中!愿纳军令状:20日不办,甘当重罚。”瑜大喜,唤军事和政治司当面取了文件,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酬薪。”孔明曰:“前日已比不上,来日造起。至第二十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瑜曰:“他自送死,非本身逼她。今掌握对众要了文本,他便两胁生翅,也飞不去。作者只分付军匠人等,教她故意迟延,凡使用物件,都不与齐备。如此,必然误了日期。那时定罪,有什么理说?公今可去探他虚实,却来回报。

图片 1

  肃领命来见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对公瑾说,他须求害笔者。不想子敬不肯为我禁忌,明日果然又弄出事来。19日内什么造得九万箭?子敬只得救笔者!”肃曰:“公自取其祸,作者如何救得你?”孔明曰:“望子敬借笔者二十头船,每船要军人三拾三个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布满两侧。吾别有妙用。第十三日包管有八万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肃允诺,却不解其意,回报周公瑾,果然不谈起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胶漆等物,自有道理。”瑜大疑曰:“且看他14日后怎样回覆笔者!”

却说鲁肃领了周郎言语,径来舟中相探孔明。孔明接入小舟对坐。

  却说鲁肃私自拨轻洛杉矶快船二十只,各船三十余名,并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候孔明调用。第10日却不见孔明动静;第二二十四日亦只不动。至第十七日四更时分,孔明密请鲁肃到船中。肃问曰:“公召作者来何意?”孔明曰:“特请子敬同往取箭。”肃曰:“何处去取?”孔明曰:“子敬休问,前去便见。”遂命将贰十四只船,用长索相连,径望北岸进发。是夜灰霾漫天,莱茵布拉迪斯拉发部,雾气更甚,对面不相见。孔明促舟前进,果然是好阴霾!前人有篇《灰霾垂江赋》曰:

肃曰:“连日措办军务,有失听教。”

  大哉长江!西隔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诡异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注重,英雄之所战守也。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阴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濛,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填满,欲迷西里伯斯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阴酿寒;溟溟漠漠,洁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先生澜。甚则穹吴无光,榆林害怕;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不可能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于是冯夷息浪,风师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开分离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纷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凡间,起风尘于远处。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叹。盖将返元气于明代,混天地为大块。

孔明曰:“就是亮亦未与上卿贺喜。”

  当夜五更时候,船已近武皇帝水寨。孔明教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带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鲁肃惊曰:“倘曹兵齐出,如之奈何?”孔明笑曰:“吾料曹操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注意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

肃曰:“何喜?”

  却说曹寨中,听得擂鼓呐喊,毛玠、于禁三位着急飞报曹阿瞒。操传令曰:“重雾迷江,彼军忽至,必有藏匿,切不可轻动。可拨水军弓弩手乱箭射之。”又差人往旱寨内唤张辽、徐晃各带弓弩军三千,飞速到江边助射。比及号令到来,毛玠、于禁怕南军抢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顷,旱寨内弓弩手亦到,约三千0余名,尽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发。孔明教把船吊回,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待至日高雾散,孔明确命令收船急回。二十五只船两侧束草上,排满箭枝。孔明确命令各船上军人齐声叫曰:“谢节度使箭!”比及曹军寨内部报纸知曹操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比。武皇帝懊悔不已。

孔明曰:“公瑾使先生来探亮知也不知,就是这事可贺喜耳。”

  却说孔明回船谓鲁肃曰:“每船上箭约五5000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八万余箭。后天即今后射曹军,却不甚便!”肃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今日如此灰霾?”孔明曰:“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平流也。亮于三这几天已算定明日有阴霾,因而敢任31日之限。公瑾教笔者三十一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风骚罪过,明白要杀作者。小编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小编哉!”鲁肃拜服。

谈得鲁肃失色问曰:“先生何由知之?”

  船到岸时,周郎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鲁肃人见周郎,备说孔明取箭之事。瑜大惊,慨然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比也!”后人有诗赞曰:

孔明曰:“那条计只可以弄蒋干。武皇帝、虽被时期瞒过,必然便省悟,只是不肯认错耳。今蔡、张三人既死,江东无患矣,如何不贺喜!吾闻武皇帝换毛玠、于禁为海军太尉,则那多个手里,好歹送了水军性命。”

  一天轻雾满多瑙河,远近难分水渺茫。骤雨飞蝗来战舰,孔明今天伏周瑜。

鲁肃听了,开口不得,把些言语支吾了半天,别孔明而回。

  少顷,孔明入寨见周公瑾。瑜下帐迎之,称羡曰:“先生神算,使人保护。”孔明曰:“诡谲小计,何足为奇。”瑜邀孔明入帐共饮。瑜曰:“昨吾主遣使来催督进军,瑜未有奇计,愿先生教作者。”孔明曰:“亮乃碌碌庸才,安有妙招?”瑜曰:“某昨观曹孟德水寨,极是冠冕堂皇有法,非等闲可攻。思得一计,不知能无法。先生幸为本人一决之。”孔明曰:“士大夫且休言。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差异。”瑜大喜,教取笔砚来,先自暗写了,却送与孔明;孔明亦暗写了。多个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相互看看,皆大笑。原本周郎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瑜曰:“既笔者几个人所见一样,更实地矣。幸勿漏泄。”孔明曰:“两家公事,岂有漏泄之理。吾料曹孟德虽两番经小编那条计,然必不为备。今参知政事尽行之可也。”饮罢分散,诸将皆不知其事。

孔明嘱曰:“望子敬在公瑾日前勿言亮先知那事。恐公瑾心怀妒忌,又要寻事害亮。”

  却说武皇帝平白折了十五陆万箭,心中怏怏不乐。荀攸进计曰:“江东有周公瑾、诸葛武侯二位用计,火急难破。可差人去东吴诈降,为奸细内应,以通新闻,方可图也。”操曰:“此言正合吾意。汝料军中什么人可行此计?”攸曰:“蔡瑁被诛,蔡氏宗族,皆在军中。瑁之族弟蔡中、蔡和现为副将。令尹能够恩结之,差往诈降东吴,必不见疑。”操从之,当夜密唤二人入帐嘱付曰:“汝二位可引些少军官,去东吴诈降。但有动静,使人密报,事成之后,重加封赏。休怀二心!”四人曰:“吾等内人俱在明州,安敢怀二心,郎中勿疑。某二位必取周公瑾、诸葛卧龙之首,献于麾下。”操厚赏之。次日,四位带五百少尉,驾船数只,顺风望着南岸来。

鲁肃应诺而去,回见周公瑾,把上项事只得实说了。

  且说周郎正理会进兵之事,忽报江北有船来到江口,称是蔡瑁之弟蔡和、蔡中,特来投降。瑜唤入。二位哭拜曰:“吾兄无罪,被操贼所杀。吾多少人欲报兄仇,特来投降。望赐收音和录音,愿为前部。”瑜大喜,重赏三位,即命与甘宁引军为前部。三个人拜谢,感到中计。瑜密唤甘宁分付曰:“此几个人不带亲戚,非真投降,乃武皇帝使来为奸细者。吾今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教她文告新闻。汝可殷勤相待,就里制止。至出兵之日,先要杀她三个祭旗。汝切须小心,不可有误。”甘宁领命而去。

瑜大惊曰:“此人决不可留!吾决意斩之!”

  鲁肃入见周郎曰:“蔡中、蔡和之降,多应是诈,不可收用。”瑜叱曰:“彼因曹孟德杀其兄,欲报仇而来降,何诈之有!你若那样多疑,安能容天下之士乎!”肃默但是退,乃往告孔明。孔明笑而不言。肃曰:“孔明何故哂笑?”孔明曰:“吾笑子敬不识公瑾用计耳。大江隔远,细作极难往来。操使蔡中、蔡和诈降,刺探作者军中事,公瑾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正要她通报新闻。远交近攻,公瑾之谋是也。”肃方才醒来。

肃劝曰:“若杀孔明,却被曹阿瞒笑也。”

  却说周公瑾夜坐帐中,忽见黄盖潜入中军来见周郎。瑜问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谋见教?”盖曰:“彼众作者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瑜曰:“哪个人教公献此计?”盖曰:“某出团结意,非旁人之所教也。”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诈降之人,以通音讯;但恨无一人为自个儿行诈降计耳。”盖曰:“某愿行此计。”瑜曰:“不受些苦,彼怎么样肯信?”盖曰:“某受孙氏厚恩,虽肝脑涂地,亦无怨悔。”瑜拜而谢之曰:“君若肯行此苦肉计,则江东之万幸也。”盖曰:“某死亦无怨。”遂谢而出。

瑜曰:“吾自有公平斩之,教她死而无怨。”

  次日,周公瑾鸣鼓大会诸将于帐下。孔明亦在场。周瑜曰:“操引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二日可破。今令诸将各领七个月粮草,策画御敌。”言未讫,黄盖进曰:“莫说7个月,便支贰20个月粮草,也不灵光!假诺前些时间破的,便破;借使前一个月破不的,只可依张子布之言,弃甲倒戈,北面而降之耳!”周公瑾勃然变色,大怒曰:“吾奉国王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者必斩。今两军相敌之际,汝敢出此言,慢笔者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喝左右将黄盖斩讫报来。黄盖亦怒曰:“吾自随破虏将军,驰骋西南,已历三世,那有你来?”瑜大怒,喝令速斩。甘宁进前告曰:“公覆乃东吴旧臣,望宽恕之。”瑜喝曰:“汝何敢多言,乱吾法度!”先叱左右将甘宁乱棒打出。众官皆跪告曰:“黄盖罪固当诛,但于军不利。望通判宽恕,近日记罪。破曹之后,斩亦未迟。”瑜怒未息。众官苦苦告求。瑜曰:“若不看众官凉皮,决须斩首!今且免死!”命左右:“拖翻打一百脊杖,以正其罪!”众官又告免。瑜推翻案桌,叱退众官,喝教行杖。将黄盖剥了服装,拖翻在地,打了五十脊杖。众官又复苦苦求免。瑜跃起指盖曰:“汝敢小觑作者耶!且寄下五十棍!再有怠慢,二罪俱罚!”恨声不绝而入帐中。

肃曰:“何以公道斩之?”

  众官扶起黄盖,打得伤痕累累,鲜血进流,扶归本寨,昏绝一遍。动问之人,无不下泪。鲁肃也往看问了,来至孔明船中,谓孔明曰:“前几日公瑾怒责公覆,笔者等皆是他麾下,不敢犯颜苦谏;先生是客,何故漠不关心,不发一语?”孔明笑曰:“子敬欺小编。”肃曰:“肃与上大夫渡江来讲,未尝一事相欺。今何出此言?”孔明曰:“子敬岂不知公瑾前几日毒打黄公覆,乃其计耶?怎样要自身劝他?”肃方悟。孔明曰:“不用苦肉计,何能瞒过武皇帝?今必令黄公覆去诈降,却教蔡中、蔡和报知其事矣。子敬见公瑾时,切勿言亮先知其事,只说亮也抱怨校尉便了。”

瑜曰:“子敬休问,来日便见。”

  肃辞去,入帐见周郎。瑜邀入帐后。肃曰:“今日为什么痛责黄公覆?”瑜曰:“诸将怨否?”肃曰:“多有心中不安者。”瑜曰:“孔明之意若何?”肃曰:“他也抱怨太史忒情薄。”瑜笑曰:“今番须瞒过他也。”肃曰:“何谓也?”瑜曰:“明天痛打黄盖,乃计也。吾欲令他诈降,先须用苦肉计瞒过曹孟德,就立见作用火攻之,可以克服。”肃乃暗思孔明之高见,却不敢明言。

次日,聚众将于帐下,教请孔明议事。孔明欣可是至。

  且说黄盖卧于帐中,诸将皆来动问。盖不言语,但长吁而已。忽报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阚泽来问。盖令请入卧内,叱退左右。阚泽曰:“将军莫非与左徒有仇?”盖曰:“非也。”泽曰:“但是公之受责,莫非苦肉计乎?”盖曰:“何以知之?”泽曰:“某观公瑾举动,已料着八柒分。”盖曰:“某受吴侯三世厚恩,无认为报,故献此计,以破曹阿瞒。吾虽受苦,亦无所恨。吾遍观军中,无一位可为心腹者。惟公素有忠义之心,敢以心腹相告。”泽曰:“公之告自身,无非要自己献诈降书耳。”盖曰:“实有此意。未知肯否?”阚泽欣然领诺。便是:

坐定,瑜问孔明曰:“即日将与曹军应战,水路交兵,当以何武器为先?”

  勇将轻身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

孔明曰:“大江之上,以龙舌弓为先。”

  未知阚泽所言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瑜曰:“先生之言,甚合愚意。但今军中正缺箭用,敢烦先生监造八万枝箭,认为应敌之具。此系公事,先生幸勿推却。”

孔明曰:“太守见委(委托的谦词),自当效力。敢问100000枝箭,什么时候要用?”

瑜曰:“三十一日之内,可完办否?”

孔明曰:“操军即日将至,若候二十八日,必误大事。”

瑜曰:“先生料几日可完办?”

孔明曰:“只消十二十二日,便可拜纳七千0枝箭。”

瑜曰:“军中无戏言。”

孔明曰:“怎敢戏太师!愿纳军令状:二30日不办,甘当重罚。”

瑜大喜,唤军事和政治司当面取了文本,置酒相待曰:“待军事毕后,自有报酬。”

孔明曰:“明天已不比,来日造起。至第10日,可差五百小军到江边搬箭。”饮了数杯,辞去。

鲁肃曰:“此人莫非诈乎?”

瑜曰:“他自送死,非本身逼她。今了然对众要了文本,他便两胁生翅,也飞不去。作者只分付军匠人等,教她故意迟延,凡使用物件,都不与齐备。如此,必然误了日期。那时定罪,有啥理说?公今可去探他虚实,却来回报。

    肃领命来见孔明。孔明曰:“吾曾告子敬,休对公瑾说,他须求害小编。不想子敬不肯为作者大忌,明日果然又弄出事来。二五日内哪些造得七千0箭?子敬只得救我!”

肃曰:“公自取其祸,笔者怎么样救得你?”

孔明曰:“望子敬借笔者二拾一只船,每船要军官叁14个人,船上皆用青布为幔,各束草千余个,布满两侧。吾别有妙用。第18日包管有拾万枝箭。只不可又教公瑾得知,若彼知之,吾计败矣。”

肃允诺,却不解其意,回报周郎,果然不提及借船之事,只言:“孔明并不用箭竹、翎毛、胶漆等物,自有道理。”

瑜大疑曰:“且看她八日后怎么回覆小编!”

却说鲁肃私自拨轻洛杉矶快船队贰十四只,各船三十余名,并布幔束草等物,尽皆齐备,候孔明调用。第七日却错过孔明动静;第17日亦只不动。至第十一日四更时分,孔明密请鲁肃到船中。

肃问曰:“公召小编来何意?”

孔明曰:“特请子敬同往取箭。”

肃曰:“何处去取?”

孔明曰:“子敬休问,前去便见。”

遂命将二十一只船,用长索相连,径望北岸进发。是夜灰霾漫天,莱茵蒙特利尔部,雾气更甚,对面不相见。孔明促舟前进,果然是好灰霾!

先辈有篇《雾霾垂江赋》曰:“大哉亚马逊河!西接岷、峨,南控三吴,北带九河。汇百川而入海,历万古以扬波。至若龙伯、海若,江妃、水母,长鲸千丈,天蜈九首,鬼离奇类,咸集而有。盖夫鬼神之所依赖,硬汉之所战守也。时也阴阳既乱,昧爽不分。讶长空之一色,忽阴霾之四屯。虽舆薪而莫睹,惟金鼓之可闻。初若溟濛,才隐南山之豹;渐而填满,欲迷亚得里亚海之鲲。然后上接高天,下垂厚地;渺乎苍茫,浩乎无际。鲸鲵出水而腾波,蛟龙潜渊而吐气。又如梅霖收溽,春阴酿寒;溟溟漠漠,洁浩漫漫。东失柴桑之岸,南无夏口之山。战船千艘,俱沉沦于岩壑;渔舟一叶,惊出没于波(Sun Cong)澜。甚则穹吴无光,海东害怕;返白昼为昏黄,变丹山为水碧。虽大禹之智,无法测其浅深;离娄之明,焉能辨乎咫尺?于是冯夷息浪,雷师收功;鱼鳖遁迹,鸟兽潜踪。隔开分离蓬莱之岛,暗围阊阖之宫。恍惚奔腾,如骤雨之将至;纷繁杂沓,若寒云之欲同。乃能中隐毒蛇,因之而为瘴疠;内藏妖魅,凭之而为祸害。降疾厄于世间,起FengChen于外国。小民遇之夭伤,大人观之感慨。盖将返元气于南宋,混天地为大块。”

    当夜五更时候,船已近曹孟德水寨。孔明教把船只头西尾东,一带摆开,就船上擂鼓呐喊。

鲁肃惊曰:“倘曹兵齐出,如之奈何?”

孔明笑曰:“吾料武皇帝于重雾中必不敢出。吾等注意酌酒取乐,待雾散便回。

    却说曹寨中,听得擂鼓呐喊,毛玠、于禁三人焦急飞报曹孟德。

操传令曰:“重雾迷江,彼军忽至,必有藏身,切不可轻动。可拨水军弓弩手乱箭射之。”

又差人往旱寨内唤张辽、徐晃各带弓弩军两千,飞速到江边助射。比及号令到来,毛玠、于禁怕南军抢入水寨,已差弓弩手在寨前放箭;少顷,旱寨内弓弩手亦到,约10000余名,尽皆向江中放箭:箭如雨发。孔明教把船吊回,头东尾西,逼近水寨受箭,一面擂鼓呐喊。待至日高雾散,孔明确命令收船急回。二十五只船两侧束草上,排满箭枝。

孔明确命令各船上军官齐声叫曰:“谢提辖箭!”比及曹军寨内部报纸知曹孟德时,这里船轻水急,已放回二十余里,追之不比。曹阿瞒懊悔不已。

却说孔明回船谓鲁肃曰:“每船上箭约五6000矣。不费江东半分之力,已得十万余箭。今日将要来射曹军,却不甚便!”

肃曰:“先生真神人也!何以知后天如此灰霾?”

孔明曰:“为将而不通天文,不识地利,不知奇门,不晓阴阳,不看阵图,不明兵势,是凡人也。亮于三以来已算定明日有大雾,由此敢任三日之限。公瑾教作者16日完办,工匠料物,都不应手,将这一件FengLiu罪过,领会要杀作者。作者命系于天,公瑾焉能害自身哉!”

鲁肃拜服。船到岸时,周公瑾已差五百军在江边等候搬箭。孔明教于船上取之,可得十余万枝,都搬入中军帐交纳。鲁肃人见周公瑾,备说孔明取箭之事。

瑜大惊,慨然叹曰:“孔明神机妙算,吾不及也!”

后人有诗赞曰:“一天大雾满亚马逊河,远近难分水渺茫。骤雨飞蝗来战舰,孔明先天伏周公瑾。”

说话,孔明入寨见周郎。瑜下帐迎之,称羡曰:“先生神算,使人保护。”

孔明曰:“诡谲小计,何足为奇。”

    瑜邀孔明入帐共饮。

瑜曰:“昨吾主遣使来催督进军,瑜未有奇计,愿先生教小编。”

孔明曰:“亮乃碌碌庸才,安有高招?”

瑜曰:“某昨观曹阿瞒水寨,极是堂皇冠冕有法,非等闲可攻。思得一计,不知是还是不是。先生幸为本身一决之。”

孔明曰:“郎中且休言。各自写于手内,看同也分歧。”

瑜大喜,教取笔砚来,先自暗写了,却送与孔明;孔明亦暗写了。多少个移近坐榻,各出掌中之字,相互看看,皆大笑。原本周郎掌中字,乃一“火”字;孔明掌中,亦一“火”字。

瑜曰:“既小编三人所见同样,更确切矣。幸勿漏泄。”

孔明曰:“两家公事,岂有漏泄之理。吾料武皇帝虽两番经小编那条计,然必不为备。今少保尽行之可也。”饮罢分散,诸将皆不知其事。

    却说武皇帝平白折了十五陆万箭,心中怏怏不乐。

荀攸进计曰:“江东有周公瑾、诸葛卧龙二人用计,急迫难破。可差人去东吴诈降,为奸细内应,以通音讯,方可图也。”

操曰:“此言正合吾意。汝料军中什么人可行此计?”

攸曰:“蔡瑁被诛,蔡氏宗族,皆在军中。瑁之族弟蔡中、蔡和现为副将。太师能够恩结之,差往诈降东吴,必不见疑。”

操从之,当夜密唤二位入帐嘱付曰:“汝几个人可引些少军官,去东吴诈降。但有动静,使人密报,事成之后,重加封赏。休怀二心!”

三人曰:“吾等老婆俱在凉州,安敢怀二心,知府勿疑。某三位必取周公瑾、诸葛武侯之首,献于麾下。”

操厚赏之。次日,贰位带五百士官,驾船数只,顺风望着南岸来。

    且说周郎正理会进兵之事,忽报江北有船来到江口,称是蔡瑁之弟蔡和、蔡中,特来投降。瑜唤入。

二位哭拜曰:“吾兄无罪,被操贼所杀。吾三人欲报兄仇,特来投降。望赐收音和录音,愿为前部。”

瑜大喜,重赏肆人,即命与甘宁引军为前部。四个人拜谢,感觉中计。

瑜密唤甘宁分付曰:“此几位不带家属,非真投降,乃武皇帝使来为奸细者。吾今欲将机就计,教他打招呼消息。汝可殷勤相待,就里幸免。至出兵之日,先要杀她两个祭旗。汝切须小心,不可有误。”甘宁领命而去。

    鲁肃入见周公瑾曰:“蔡中、蔡和之降,多应是诈,不可收用。”

瑜叱曰:“彼因曹孟德杀其兄,欲报仇而来降,何诈之有!你若如此多疑,安能容天下之士乎!”

肃默可是退,乃往告孔明。孔明笑而不言。肃曰:“孔明何故哂笑?”

孔明曰:“吾笑子敬不识公瑾用计耳。大江隔远,细作极难往来。操使蔡中、蔡和诈降,刺探小编军中事,公瑾将机就计,正要她通报消息。纵横捭阖,公瑾之谋是也。”

肃方才醒来。

    却说周公瑾夜坐帐中,忽见黄盖潜入中军来见周郎。

瑜问曰:“公覆夜至,必有良谋见教?”

盖曰:“彼众小编寡,不宜久持,何不用火攻之?”

瑜曰:“什么人教公献此计?”

盖曰:“某出团结意,非旁人之所教也。”

瑜曰:“吾正欲如此,故留蔡中、蔡和诈降之人,以通音讯;但恨无一位为本身行诈降计耳。”

盖曰:“某愿行此计。”

瑜曰:“不受些苦,彼怎么着肯信?”

盖曰:“某受孙氏厚恩,虽肝脑涂地,亦无怨悔。”

瑜拜而谢之曰:“君若肯行此苦肉计,则江东之幸好也。”

盖曰:“某死亦无怨。”遂谢而出。

翌日,周郎鸣鼓大会诸将于帐下。孔明亦在场。

周郎曰:“操引百万之众,连络三百余里,非一日可破。今令诸将各领6个月粮草,计划御敌。”

言未讫,黄盖进曰:“莫说七个月,便支30个月粮草,也不得力!假诺前段日子破的,便破;假如当月破不的,只可依张子布之言,弃甲倒戈,北面而降之耳!”

周郎勃然变色,大怒曰:“吾奉太岁之命,督兵破曹,敢有再言降者必斩。今两军相敌之际,汝敢出此言,慢小编军心,不斩汝首,难以服众!”喝左右将黄盖斩讫报来。

黄盖亦怒曰:“吾自随破虏将军,驰骋西南,已历三世,那有你来?”瑜大怒,喝令速斩。甘宁进前告曰:“公覆乃东吴旧臣,望宽恕之。”

瑜喝曰:“汝何敢多言,乱吾法度!”先叱左右将甘宁乱棒打出。

众官皆跪告曰:“黄盖罪固当诛,但于军不利。望左徒宽恕,暂且记罪。破曹之后,斩亦未迟。”瑜怒未息。众官苦苦告求。

瑜曰:“若不看众官凉皮,决须斩首!今且免死!”命左右:“拖翻打一百脊杖,以正其罪!”众官又告免。

瑜推翻案桌,叱退众官,喝教行杖。将黄盖剥了衣饰,拖翻在地,打了五十脊杖。众官又复苦苦求免。

瑜跃起指盖曰:“汝敢小觑我耶!且寄下五十棍!再有怠慢,二罪俱罚!”恨声不绝而入帐中。众官扶起黄盖,打得皮开肉绽,鲜血进流,扶归本寨,昏绝一次。动问之人,无不下泪。

鲁肃也往看问了,来至孔明船中,谓孔明曰:“前日公瑾怒责公覆,笔者等皆是她麾下,不敢犯颜苦谏;先生是客,何故作壁上观,不发一语?”

孔明笑曰:“子敬欺笔者。”

肃曰:“肃与上卿渡江来讲,未尝一事相欺。今何出此言?”

孔明曰:“子敬岂不知公瑾前几日毒打黄公覆,乃其计耶?怎么着要自己劝她?”肃方悟。

孔明曰:“不用苦肉计,何能瞒过曹阿瞒?今必令黄公覆去诈降,却教蔡中、蔡和报知其事矣。子敬见公瑾时,切勿言亮先知其事,只说亮也抱怨上大夫便了。”肃辞去,入帐见周公瑾。瑜邀入帐后。

肃曰:“前天缘何痛责黄公覆?”

瑜曰:“诸将怨否?”

肃曰:“多有心中不安者。”

瑜曰:“孔明之意若何?”

肃曰:“他也抱怨都尉忒情薄。”

瑜笑曰:“今番须瞒过她也。”

肃曰:“何谓也?”

瑜曰:“前天痛打黄盖,乃计也。吾欲令她诈降,先须用苦肉计瞒过武皇帝,就使得火攻之,能够打败。”

肃乃暗思孔明之高见,却不敢明言。

    且说黄盖卧于帐中,诸将皆来动问。盖不言语,但长吁而已。忽报参照他事他说加以考察阚泽来问。盖令请入卧内,叱退左右。

阚泽曰:“将军莫非与军机章京有仇?”

盖曰:“非也。”

泽曰:“不过公之受责,莫非苦肉计乎?”

盖曰:“何以知之?”

泽曰:“某观公瑾举动,已料着八七分。”

盖曰:“某受吴侯三世厚恩,无感觉报,故献此计,以破武皇帝。吾虽受苦,亦无所恨。吾遍观军中,无壹个人可为心腹者。惟公素有忠义之心,敢以心腹相告。”

泽曰:“公之告小编,无非要本人献诈降书耳。”

盖曰:“实有此意。未知肯否?”阚泽欣然领诺。

幸好:勇将轻身思报主,谋臣为国有同心。未知阚泽所言若何,且看下文分解。

图片 2

本文由小鱼儿30码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小鱼儿30码 小鱼儿30码资料